阅读历史
换源:

第146章 你不愿意?

作品:破刀行|作者:旮旯里的神|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4-15 23:37:15|下载:破刀行TXT下载
  她们的凶是刚毅果断,犹如一个驰骋疆场的将军一样的坚韧沉稳。

  当然,那些小家伙的功劳自不必说,毕竟他们还小,甚至他们简单到心中只有两类修士,一类是好一类是坏。

  而自己刚好是那一类对他们好的人,所以,在他们还没有心机的时候给予足够的关心爱护,外加一些言传身教,一定会让他们变得不同凡响。

  而四恶呢?

  与其说他们是恶兽还不如说他们是沉沦俗世的浪荡子弟,虽然他们也有自己的坚持与底线,但是想要改变他们那比兵痞还要根深蒂固的无赖心性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毕竟,破碎的心想要修补,甚至变得更加坚韧、不屈真的很难。

  所以,与其督促不如狠狠地打击,而子晴她们就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关于他们之间,不管是传说还是大多数人、神、仙、兽的记忆里都觉得他们是天生的敌人,不死不休!

  可是李子沐却觉得,与其说他们是天敌,不如说他们是相辅相成的存在,他们仿佛就是为了鞭策对方而存在的,否则,在那无数的时光里,又怎么可能每每生死相对又可以每次全身而退呢?

  “老大,你这样做太不厚道了,你这是厚此薄彼的行为,这很让人怀疑你的动机和目的,所以为了你自己也为了公平,还是你来为我们做主吧!”

  看着这样的老大,别说是子猛四妖,就连其余的凶兽们也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刚刚还那么愉快的玩耍,怎么换了对象就变成这样了呢?

  难道是因为有异性没人性?

  想到这个答案的小伙伴们此时都忍不住的一个激灵,并忍不住小心翼翼的看向了李子沐,而且他们的眼神更像是再说:老大,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对,就是这样的!

  “这个,其实你说的不对,他们其实都是自愿的,而我只是点头答应一下而已,所以说,你们也一样,只要彼此同意我就点头,怎么样?我很公平吧?”

  看着子猛四妖,李子沐也是满眼无奈,而且这份无奈是实实在在的并不是伪装出来的。

  “好了,自由活动吧,我给你们一些时间,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看着子猛他们,最终李子沐还是没有给予帮助,因为他们与子晴不同,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的的队伍是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更加的凝固更加的顽强。

  最后,在知音与云烔的见证下,契约签订仪式开始,看着一个个头顶亮起各色各样阵盘的凶兽们,李子沐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沉重。

  只是,很快的调整好心情,这一刻的他虽然看上去气宇轩昂坦然自若,但是他的心里早已热血沸腾充满了无尽的力量。

  那一个个阵盘很美,在这寂静的黑夜中是那么光彩夺目令人心旷神怡,可是只有他们彼此心中最为明了这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

  “突…突破了!”

  也就是在这时,有声音响起,看着不远处的那只激动、颤抖、不敢相信这一切的小妖,紧接着第二只、第三只…李子沐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

  有开心,有欣慰亦有一种说不出的豪情壮志!

  一切从绚烂开始也从绚烂结束,很快,但是却不平凡。

  处理完这样一群凶兽之后,李子沐走向了不远处的大头几只凶兽,显然,由于土狗与树懒的关系,对于他们,李子沐还是多了几分好感的。

  大头,洪荒古兽笠头古鳞螈,防御还算不错,毕竟也算是一个皮糙肉厚的洪荒古兽,只是可惜太过于沉重,因此速度上难免差强人意,而动作上也显得笨拙。

  略加思索,感受到对方的真诚,赐名子仪。

  四脚,洪荒古兽冰冠火龙鳄,看着他那头顶上散发着寒气的森然长角,感受着它周身散发出的灼热感,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实力,但是应该还算不错。

  虽然感觉到对方对自己并没有太过满意,但是李子沐依旧不甚在意,微笑着赐名子奇,也算是有几分意味。

  牛牛,洪荒古兽裂天兕,虽然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但是听着这似乎有些熟悉的名字,李子沐也没有太多在意。

  他似乎也不满自己,这还真的让自己有些无奈,无奈的赐名子莽。只是,一想到明明是对方自愿的好不好,怎么搞得自己跟逼良为娼似的李子沐就感到阵阵无力。

  浆糊,洪荒妖兽珊瑚血刃兽,能力怎么样不知,但是挺好看的,起名子珊。

  小红,洪荒灵兽火翼玄狐,身有火翼,全身鲜红如血很是美丽,起名子狸。

  秃鹰,洪荒妖兽雷泽蛊雕,看着长得确实有些秃顶的对方,李子沐突然觉得他们的称呼其实还蛮有道理的,只是天天这样称呼,李子沐真的觉得有些牙疼。

  起名子磊,于是,李子沐带着笑容看向了最后的剑角金鳞犀。

  “你应该和剑角犀是同类吧?实不相瞒,家父的魂印就是剑角犀,只是可惜在很多年前破碎了,所以我希望你能认家父为主可以吗?”

  看着大牛,这一刻的李子沐有惊喜也有诚意,毕竟自己的父母,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为自己付出了太多太多的人,能让他们从新修行,甚至变得比以前更优秀更加的长命,李子沐还是愿意低声下气。

  “你?你的父亲?”听着李子沐的话,大牛愣住了,其余的几个家伙也是一脸的懵,毕竟这里面的信息似乎有些太多了,一时之间还真的让人有些莫名其妙。

  “是的,当年家父家母为了能在一起被追杀,最后虽然侥幸不死,但是一身的修为却都废了,尤其是先天魂印和神印的破碎,一直都是他们无法说出的痛,所以为了他们……”

  李子沐很是用心的解释,只是此时的大牛又怎么能听的进去,不等李子沐话语说完,大牛终于忍不住发怒了。

  “你说什么?你让我跟随一个废人,我知道你不怎么看中我们,可是你这样侮辱践踏我,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难不成你真的以为离了你我们就活不了了?所以才这般肆无忌惮的侮辱!我告诉你小辈,我当年……”

  “大牛够了,你少说两句,我想李…公子这样安排一定是有道理的,你怎么可以这样的打断李公子的话!”看着发怒的大牛,终于大头,也就是子仪反应了过来。

  只是显然的,他对这种结果也有几分不满,所以虽然像是在训斥,但更多的却是要一个合理的说法。

  “你不愿意?”看着大牛,忍不住的看向子仪,而后像大家一一扫过之后,李子沐的眼中闪过一丝冰冷。

  先礼后兵,既然他们已经让自己的礼用完了,那么剩下的李子沐自然也毫不犹豫。

  “这,这怎么会呢?只是,只是…”看着突然变得锋芒毕露的李子沐,子仪感觉到心神一颤,只是很快的就平复了。

  只是看着与自己类似的兄弟们,他不仅感觉到苦涩不已,而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忍不住欲言又止。

  可最终,他还是咬牙硬着头皮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只是能不能先告诉我们一下关于树懒妹子和土狗兄弟的情况?”

  看着眼前的子仪,忍不住的李子沐在心里冷笑。

  他甚至忍不住在想,若是换成以前的自己或许就会真的告诉对方关于树懒和土狗的一切,可是现在,他不想更不会。

  “你有什么资格问我?”看着子仪,李子沐的话语冰冷中带着讽刺。

  “我告诉你们,我只会对自己的兄弟姐妹真诚相待竭尽全力,至于其他,与我何干?”

  “这…”看着这样的李子沐,子仪有些犹豫了。

  可是不知为什么,在不知不觉间他却对自己眼前这个少年多了一份折服与甘愿,于是,只是短短的瞬间,子仪就坚定了自己的心意。

  “大牛,今天我就替你答应了,当然,你要是不愿意真的想退出我也毫无怨言,只是从此以后,咱们就天涯一方各安天命。”

  这就是子仪的抉择,这也是子仪最终的坚持。

  而此时,他的头顶一个阵盘已经亮起,看着眼前的少年他坚定而又决绝。

  “大哥!”

  只是回答他们的只是此刻的无声胜有声而已。

  “好,我答应你!”终于,大牛还是妥协了,看上去有些悲壮也有些无奈。

  忍不住的,或许更多的他只是觉得这一切就是命运,如此而已!

  “你…真的想好了?”李子沐故意把音拉的很长很长,他想让的不仅仅是对方加入自己的战队,更多的是想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拜服。

  “我想好了,我不会反悔更不会后悔,现在可以告诉我们关于树懒和土狗的事情了吧?”大牛的回答异常的坚决,这还真的让李子沐无话可说。

  大手一挥,大头他们已经进入了鼎中世界,感受着鼎中世界里极其纯粹的金属性气息还有磅礴的灵气与血气,子仪一众不仅有些恍惚。

  仿佛这一切只是一个太过于美好不真实的么梦,美好的让他们感觉到身心愉悦永生永世都不愿意醒来。

  “这?这是哪里?”终于,子仪忍不住自言自语了起来,毕竟这一切真的太不可思议了,所以虽然反应了过来,但是还是会觉得不不真实。

  “不… 不好,我要突破了,怎么可能?”